世间人,法无定法,然后知非法法也; 天下事,了犹未了,何妨以不了了之。

我想让一些人不愉快

看到很多人说巫炤格局小,这不是没有道理,因为和人族存亡比起来西陵人真的算不上什么——尤其是在西陵根本就没有多大生存概率的情况下。

希望当然该给能活下来的。

但是还有更多人满嘴喷粪,让我怀疑这张嘴生下来只具有一个神圣又无可辩驳的庄重使命,就是说脏话。百度一下3dm,键盘侠的言论实在可怕。

我想一个原因是因为巫炤恨的不是神,而是人。

他憎恨的对象是目前受益的“我们”——老祖宗一出场,玩家自动把自己代入。或者,我们默认了多数人或者说“我们”的生存至高无上。

一个人的自私和一群人的无私——而众人的无私是族群的自私,说到底你的眼眶也就只放得下一个你自己而已。

有人说少恭禽兽不如吗?很少有,他...

[古剑]磔(巫炤X缙云)


文案:

磔,磔裂牲体也。

磔牲以祭国门之神,欲其攘除凶灾,御止疫鬼,勿使复入。

我宁以秽躯为祭,以罪者为牲。

祭我西陵战魂,祭我千秋遗恨。


(壹)

在西陵人心中,鬼师通达天地,勾连造化,为神灵俦与。

鬼师巫炤性慧敏沈静,天赋绝顶,八百年来无人能出其右。少时即能沟通天地,更自巫之国遗留的残卷中复原诸多秘术,威棱不下嫘祖。

前任鬼师虚黎隐有不安。

世态由目乱心,难免玷污这得天独厚的灵秀;而能为惊天动地者,若轻为外物所动,极易酿成弥天大祸。

虚黎心存顾虑,屡屡耳提面命。

巫炤并未辜负他的教诲,他潜心于巫道,在意的仅是西陵的命途。入巫之堂后,...

[霹雳南宫慕]Fall(修改版第四章片段)

废话在这里:

因为老屏蔽后面的修改版我就只发晋江和bitcron了。情节不会修改,逻辑漏洞依然比比皆是,风格仍然是原来的废话连篇不得要旨,两版差异其实并不很大。


第四章片段:


屋外大雨瓢泼,他全身湿透站在左数第三扇门前,托起右上臂抵上门,无力地敲了敲。他遮住左眼,破天荒地看到一个惊愕的南宫神翳,居然还有点得意:“回来了,全须全尾,没断手没断脚,不欢迎一下?”

男人关上空调,避开伤口把他拉进门。他站在旁边,居高临下看着把真皮沙发弄湿的客人,过长的睫毛滤去了感情色彩,余下的是机器般精准无情的评估:“解释。”

“一群自称邙者的家伙兴师动众请我上门做客,可惜对我不太友好。他们没问出来...

【原创报社】它(单章全)


文案:

他带着它旅行。

他是它的主人、父亲、医师、伴侣和世界。

它是他的附庸、子嗣、病人、白纸和不能奔跑的狗。

他们最终回到了安息地,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。


(Zero)

它之所以叫“它”,而不叫“他”或“她”,是有充分根据的。

单人旁或女字旁具有关乎性别的诱导性,并预先为指代对象赋予了不可动摇的人格。而它躯体上的每个器官不定期地更新或增减着,包括那些表现性征的部位,它们是肉块、血浆、神经、细胞黏合的可拆卸零件,增添或失去不会导致休克或对生命的威胁,所以它连自己是不是亚当的后裔都不很确定。

它的创造者(在此用“他”来称呼,出于某种别人无法理解的敬意,...

[霹雳枫樱]招魂(报社+故弄玄虚+慎入)

金风扫香屑。

前日方雨,水汽未销,是以香与雾、残屑与水烟混居一处,如囚笼锁住寒光一舍的三十里清光。

也锁人。

寒瑟山房久无人居,暗牖空梁,杂蔓四横,独孤零零一盏亭,四垂薄帐,似遮掩些不可说亦猜不透的勾当。

拂樱在帐后隔雾看枫打发光景,但未至时令也看不出甚么趣味,只无端从半遮半掩的风貌里勾出张似笑非笑惹人生厌的脸容。他看那粉饰太平的脸看出了火气,挥手斥退幻景。

寒光一舍的懒主人走七天了。

之所以取“走”代“殁”……某个天眼睨红尘的老神棍,素来闲不住脚,虽不见其踪而人皆闻其丰功伟绩;也许是“走”这一词与此前懒得发霉也足不出户的“风姿”反差甚大,好叫人印象深刻;又或者……

少一个枫岫主...

© 燕缺 | Powered by LOFTER